长乐路新闻网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新闻 >> 正文

他是日本国民最痛恨的人,曾拥有全国1\6土地,毁掉一代人的人生


文章作者:www.mhgoebel.com 发布时间:2019-10-07 点击:579



2019-09-18 11: 33: 36财务评估

01

被日本国民共同杀害的房地产大亨

曾经在该国拥有1 \ 6土地

在1980年代,这是日本房地产的黄金时代。有人将这个时代的日本房地产与现在的中国相提并论,但是日本房地产的扩张和泡沫更加夸大了。因此,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且难以“后来”的超级富豪诞生了。

这个有钱人有多少个“壕”?不要看今天中国最富有的人的风景。他们是在他面前的弟弟。在高峰时期,王健林的财富为242亿美元,但是王健林财富的六倍。要知道,即使是当今世界首富贝佐斯,身价高达1500亿美元,也无法与他匹敌。

在鼎盛时期,他拥有该国1/6的土地,拥有100,000多名员工,家庭总资产为1,650亿美元。

他是1990年代日本首富,世界首富,西武集团铁一鸣的负责人。

铁一鸣在日本业务中的地位有多高?

日本的“商业之神”松下幸助曾说过:“ Tidey Mingjun是第二代企业家和企业。对于他来说,皇帝的品质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是在古代,他就是中国唐太宗的君主!是中兴通讯的始祖!”

索尼创始人森田彰夫曾叹息道:“要成为一个活着的喻,何胜亮?我最大的不幸是,我与铁一鸣出生在同一代人。”

但是在过去的20年中,这种具有皇帝风度的房地产大亨已经消失了,几乎所有这些都将被遗忘。就像光荣的日本房地产一样,在经历了一次惨败之后,我再也无法进入光彩夺目的舞台了,只能在黑暗的角落里重温当年的辉煌。

铁一鸣的失败是当代的和戏剧性的。日本的房地产泡沫被全民所堆积,铁一鸣也被日本国民杀害。

要了解其原因,我们必须从他的历史开始。

02

日本国民最讨厌的人

自古以来,就没有人不讨厌富人。

铁义明是当时日本最富有的人,自然成为日本国民最讨厌的人。

铁一鸣的同情心是他成为“国家敌人”的最直接原因。

他的家庭旅行有两件事,一是卖掉房子,二是建造一个购物中心。

铁一鸣是一个出生于房地产家庭的富二代。他的父亲Dike Kangji是战后日本第一批暴发户。 Dikang Jiro是个好色的人。不仅男女之间的关系混乱,而且三个妻子也混乱,铁一鸣是第三任妻子的孩子。

作为“小猫头鹰”的孩子,铁一鸣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很低,但是他的两个兄弟没有继承父亲性格上的强硬,只有铁一鸣的性格与父亲非常相似。有一次,他的父亲告诉他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出去了。两天后他回来,发现铁一鸣已经结婚了两天。从那时起,他的父亲对儿子的认识是如此之深,以至于他没有遵循日本的传统。家族企业生了长子,但给了丁一鸣。

1964年,迪克康吉(Dike Kangji)去世,现年29岁的铁一明(Tie Yiming)接任西武集团(Seibu Group)的职位,并开始展示自己的才华。

目前,日本的房地产尚未迎来春天,日本政府正计划改革税收制度,以抑制土地价格的上涨。

蒂一鸣是通过内部人士得知这一消息的,所以他从东京的房地产行业撤资,进入娱乐行业,发了大财,并证明了他的继任者的能力。从那以后,西武集团就没有让人民不相信他的经营能力。

但是市场一直在变化,到1980年代,日本房地产业开始快速发展。

这次,铁一鸣再次赌博了自己的全部财产。他不仅将所有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而且还从银行借款了大量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

瞬间,一栋建筑物从地下升起,一波热钱涌入房地产市场。铁一鸣迎来了人生的高峰。他在日本购买了1 \ 6的商业用地,整个集团的财富估值高达1650。亿美元。

当时,日本,东京的所有房地产估值,几乎所有美国的房地产都可以购买。全世界都为“日本奇迹”惊叹。它从战后废墟的贫穷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是东亚唯一的发达国家,许多学者对日本表示赞赏。甚至大喊“日本第一”的口号。

铁一鸣不仅经营住宅房地产,还经营商业房地产,商业房地产已经建立了许多大型购物中心,商品种类繁多,完全释放了日本人的消费欲望。他们几乎都是沉迷于“消费主义”的“富裕”日本国民。在欲望的驱使下,明天要花的钱,从花中借来的钱只是狂欢之夜。

铁一鸣在大楼的一侧,在商场里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但他没想到泡沫破裂的瞬间。

1990年,日本政府采取了小动作来提高储备利率,这立即成为压碎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已被刺破。作为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铁艺明也遭受了最大的损失。

他不仅损失了巨额财富,而且立即成为日本国民最讨厌的人。

买不起房子,刺客终于买了房子,买不起贷款,借来的钱买了房子,房屋价格崩溃了,无处可逃,所有的大火都散落在皇帝身上。每个人都认为买了这么多土地,挑起房地产价格,制造世纪泡沫的暴利者,使每个人都像房地产市场一样跳入火坑,摧毁了一代人的生命……/p>

长期以来习惯于“消费主义”的日本人,由于经济发展的停滞,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消费能力,看着他们想购买的商品,并向铁一鸣的身上撒了火。因此,日本开始普及与“消费主义”相反的“消费”,“草家庭”,除了最基本的日用品外,什么都不买,没有欲望,没有斗争,没有斗争,使用最低价。混合和进食的成本是固定的。

因此,日本社会建立了许多“反银行一鸣同盟”,以宣传铁一鸣的弊端,他的许多负面新闻也成为头条新闻。

例如,铁艺明继承了父亲的好色性格,与偶像明星,选美大臣,酒店公共关系甚至奥林匹克运动员都有异常的关系。例如,铁一鸣对员工极为苛刻,有必要见到浪费米的员工。例如,铁一鸣只是自己使用它,并宣扬“宁用无才的奴隶”等等。

皇帝的爱人之一吉莉莉莉

但是这些负面消息不足以使铁一鸣彻底失败。毕竟,即使在这次危机中他失去了很多财富,他仍然拥有数十亿美元的价值,而且他仍然是超级富豪,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最后,在2005年,日本的“国敌”易一鸣被完全栽赃。

当年,日本修改了《证券法》,铁一鸣因虚报母公司持股比例被逮捕。今年10月,他被判处30个月监禁,罚款500万日元。事实上,虚报母公司持股比例的做法在过去的日本企业中非常普遍,后来有十分之一的日本上市公司承认自己这样做过。对于这样的罪行,铁一鸣很无奈。他说:“我们这样做已经有40年了。法律已经改变了。我们怎么能对此负责呢?”

看着坐牢的“国敌”,日本民众并不高兴,日本政府用这种方式让铁一鸣坐牢,仿佛他是顺应民意。

03

高价房地产开发商

谁打破了泡沫并责怪了他们

最大的房地产商倒下了,日本人也沉浸在“消费主义”的大赦中,但日本房地产泡沫,全民的“消费主义”,更别说铁一鸣一人负责,是不是有点尴尬?

正如许多国家的国民在面对高房价时将责任推给贪婪的房地产开发商一样,但如果房地产泡沫破裂,又该责怪谁呢?

在20世纪80年代的日本,房地产投机不是一两个房地产商,而是房地产投机者。如果你炒了房子,你可以战斗20年。谁不想分一块蛋糕?银行的钱很好借,只要有正式工作,就可以贷款,拿别人的钱去投机,傻子不干。

日本的“消费主义”不是一两次商业特赦造成的,而是“虚假繁荣”下全民金钱观念的变化。当时的日本人,不仅在国内买来买去,还飞来全球买去。

人们在致富之后,就会陷入“消费主义”的陷阱,用不断的购买来弥补以前的贫困,而社会比较又助长了购物的虚荣心。

如果一定要找房价居高不下、房地产泡沫破裂的负责人,我想每个人都应该被点名。日本政府宁可经历经济停滞的痛苦,也要主动刺破泡沫,不愿看到国民生活被房地产绑架。

幸运的是,今天的日本吸取了教训,房地产投机从来没有成为一种社会氛围。国民货币观念也开始趋于理性。

日本是一个非常排外的国家。资源、技术和工厂都不愿意卖给外国人,但房子是不允许从外国人那里买的。虽然这些年,因为东京奥运会,楼市不错,但日本人还是很少碰房子,以前的失败真的让他们害怕。

铁一鸣,可能是日本最后一个首富吧?

0x251C

01

被日本国民联合杀害的房地产大亨

曾在国内拥有1/6块土地

上世纪80年代,是日本房地产的黄金时代。有人把这个时代的日本房地产比作现在的中国,但日本房地产的扩张和泡沫更为夸张。因此,一个可以说“史无前例”、难以“后来居上”的超级富豪诞生了。

这个富人有多少个“壕”?别看今天中国富豪的风光。他们是他面前的弟弟。王健林巅峰时期的财富为242亿美元,但他的财富是王健林的6倍。你知道,即使是当今世界首富贝佐斯,身价高达1500亿美元,也无法与他匹敌。

最高峰时,他拥有全国1/6的土地,雇员超过10万人,家庭总价值1650亿美元。

他是上世纪90年代日本首富、世界首富、西武集团总裁铁一鸣。

铁一鸣在日本业务中的地位有多高?

日本的“商业之神”松下幸助曾说过:“ Tidey Mingjun是第二代企业家和企业。对于他来说,皇帝的品质是独一无二的,如果是在古代,他就是中国唐太宗的君主!是中兴通讯的始祖!”

索尼创始人森田彰夫曾叹息道:“要成为一个活人,何胜亮?我最大的不幸是我与铁一鸣同龄。”

但是在过去的20年中,这种具有皇帝风度的房地产大亨已经消失了,几乎所有这些都将被遗忘。就像光荣的日本房地产一样,在经历了一次惨败之后,我再也无法进入光彩夺目的舞台了,只能在黑暗的角落里重温当年的辉煌。

铁一鸣的失败是当代的和戏剧性的。日本的房地产泡沫被全民所堆积,铁一鸣也被日本国民杀害。

要了解其原因,我们必须从他的历史开始。

02

日本国民最讨厌的人

自古以来,就没有人不讨厌富人。

铁义明是当时日本最富有的人,自然成为日本国民最讨厌的人。

铁一鸣的同情心是他成为“国家敌人”的最直接原因。

他的家庭旅行有两件事,一是卖掉房子,二是建造一个购物中心。

铁一鸣是一个出生于房地产家庭的富二代。他的父亲Dike Kangji是战后日本第一批暴发户。 Dikang Jiro是个好色的人。不仅男女之间的关系混乱,而且三个妻子也混乱,铁一鸣是第三任妻子的孩子。

作为“小猫头鹰”的孩子,铁一鸣在这个家庭中的地位很低,但是他的两个兄弟没有继承父亲性格上的强硬,只有铁一鸣的性格与父亲非常相似。有一次,他的父亲告诉他承认自己的错误,然后出去了。两天后他回来,发现铁一鸣已经结婚了两天。从那时起,他的父亲对儿子的认识是如此之深,以至于他没有遵循日本的传统。家族企业生了长子,但给了丁一鸣。

1964年,迪克康吉(Dike Kangji)去世,现年29岁的铁一明(Tie Yiming)接任西武集团(Seibu Group)的职位,并开始展示自己的才华。

目前,日本的房地产尚未迎来春天,日本政府正计划改革税收制度,以抑制土地价格的上涨。

Ti Yiming是通过内部人员获得消息的,因此他从东京的房地产行业撤资,进入娱乐行业,发了大财,并证明了他的继任者的能力。从那以后,西武集团就没有让人民不相信他的经营能力。

但是市场一直在变化,到1980年代,日本房地产业开始快速发展。

这次,铁一鸣再次赌博了自己的全部财产。他不仅将所有资金投入房地产市场,而且还从银行借款了大量资金用于房地产开发。

瞬间,一栋建筑物从地下升起,一波热钱涌入房地产市场。铁一鸣迎来了人生的高峰。他在日本购买了1 \ 6的商业用地,整个集团的财富估值高达1650。亿美元。

当时,日本,东京的所有房地产估值,几乎所有美国的房地产都可以购买。全世界都为“日本奇迹”惊叹。它从战后废墟的贫穷国家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是东亚唯一的发达国家,许多学者对日本表示赞赏。甚至大喊“日本第一”的口号。

铁一鸣不仅经营住宅房地产,还经营商业房地产,商业房地产已经建立了许多大型购物中心,商品种类繁多,完全释放了日本人的消费欲望。他们几乎都是沉迷于“消费主义”的“富裕”日本国民。在欲望的驱使下,明天要花的钱,从花中借来的钱只是狂欢之夜。

铁一鸣在大楼的一侧,在商场里创造了一个商业奇迹,但他没想到泡沫破裂的瞬间。

1990年,日本政府采取了小动作来提高储备利率,这立即成为压碎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日本的房地产泡沫已被刺破。作为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商,铁艺明也遭受了最大的损失。

他不仅损失了巨额财富,而且立即成为日本国民最讨厌的人。

买不起房子,刺客终于买了房子,买不起贷款,借来的钱买了房子,房屋价格崩溃了,无处可逃,所有的大火都散落在皇帝身上。每个人都认为买了这么多土地,挑起房地产价格,制造世纪泡沫的暴利者,使每个人都像房地产市场一样跳入火坑,摧毁了一代人的生命……/p>

长期以来习惯于“消费主义”的日本人,由于经济发展的停滞,大大降低了他们的消费能力,看着他们想购买的商品,并向铁一鸣的身上撒了火。因此,日本开始普及与“消费主义”相反的“消费”,“草家庭”,除了最基本的日用品外,什么都不买,没有欲望,没有斗争,没有斗争,使用最低价。混合和进食的成本是固定的。

因此,日本社会建立了许多“反银行一鸣同盟”,以宣传铁一鸣的弊端,他的许多负面新闻也成为头条新闻。

例如,铁艺明继承了父亲的好色性格,与偶像明星,选美大臣,酒店公共关系甚至奥林匹克运动员都有异常的关系。例如,铁一鸣对员工极为苛刻,有必要见到浪费米的员工。例如,铁一鸣只是自己使用它,并宣扬“宁用无才的奴隶”等等。

皇帝的爱人之一吉莉莉莉

但是这些负面消息不足以使铁一鸣彻底失败。毕竟,即使在这次危机中他失去了很多财富,他仍然拥有数十亿美元的价值,而且他仍然是超级富豪,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最终,在2005年,日本的“国敌”易以铭被完全栽种。

同年,日本修改了证券法,并以虚假申报母公司持股比例的罪名被捕。十月份,他被判处30个月监禁,罚款500万日元。实际上,过去错误地报告母公司的持股比例的做法在日本公司中非常普遍,并且每十个日本上市公司中就有一家后来承认这样做。铁一鸣对这种罪行非常无奈。他说:“我们已经这样做了40年。法律已经改变。我们如何对此负责?”

看着入狱的“国家敌人”,日本人民并不高兴,日本政府以此方式让铁一鸣入狱,就好像他在遵守民意。

03

高价房地产开发商

谁打破了泡沫并怪了

最大的房地产企业倒闭了,日本人民沉浸在大赦的“消费主义”之中,但是日本房地产泡沫,全体人民的“消费主义”让铁一明独自负责,是否有点尴尬?

正如许多国家的国民在面对高房价的情况下将其职责推向贪婪的房地产开发商一样,但是如果房地产泡沫破裂,应该归咎于谁呢?

在1980年代的日本,房地产投机活动不是一两个房地产,而是房地产投机者。如果您烧毁房屋,您可以战斗20年。谁不想分割一块蛋糕?银行的钱很好借,只要有一份正式工作,您就可以贷款,拿别人的钱来投机,而傻瓜就不做。

日本的“消费主义”不是由一两次商业大赦造成的,而是由“虚假繁荣”下全民货币概念的变化引起的。当时,日本人不仅在该国进行买卖,而且还飞赴世界各地进行买卖。

人们变得富裕之后,他们将陷入“消费主义”的陷阱,他们用不断的购买来弥补以前的贫困,而社会的比较则促进了购物的虚荣心。

如果您必须找到负责高房价和房地产泡沫破裂的负责人,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被任命。日本政府之所以宁愿经历经济停滞之痛,而是主动刺破泡沫,之所以不愿看到房地产绑架国民生活。

幸运的是,今天的日本已经吸取了教训,房地产投机从未成为一种社交氛围。国家货币概念也已开始变得理性。

日本是一个非常排他的国家。资源,技术和工厂都不愿意出售给外国人,但不允许向外国人购买房屋。尽管这些年,由于东京奥运会,房屋市场是好的,但是日本人仍然很少碰房屋,以前的失败真的让他们感到害怕。

Tit Yiming,可能是日本最后的首富,对吗?

下一条: 杭州教师招聘笔试—美术和英语教材教法开始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