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路新闻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科技报国70年的石化技术开拓者


文章作者:www.mhgoebel.com 发布时间:2020-02-13 点击:1212



当时人造石油厂技术资料匮乏,生产条件简陋。陈吴均一头扎进车间,忘记吃饭睡觉,与技术专家和老工人一起克服了许多困难,先后完成了蒸汽喷射器和蒸馏加热炉等技术创新任务,逐渐成长为年轻的技术骨干。

1956年4月,陈吴均加入中国共产党。“我的姐妹都是共产主义者。我一直认为共产党的事业是伟大的事业。我也愿意为此奋斗一生。这是入党申请书的原件。”92岁的陈吴均坚定地说:“从我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那一天起,我就准备投身于党和国家,把我的一生都奉献给科学,没有抱怨和遗憾!”

20世纪60年代,随着大庆油田的开发建设,原油供应不足的问题逐渐缓解,但当时国内炼油能力和炼油技术不达标,无法进行有效的深加工。汽油和柴油的收率只能达到30%以上。“这就像很难吃到美味的米饭,但不可能把它变成美味的米饭”。当陈吴均看到王曼金溪钢铁公司辛苦开采的许多原油被加工成取暖用的燃料时,他心痛不已。当时,世界上有一种先进的技术叫做流化催化裂化,它可以将原油中的重油转化为高质量的汽油和柴油。俗话说,“当只有一种催化剂时,金就是两千。”然而,当时在西方国家只有20个这样的装置,它们与中国隔绝。

陈吴均暗暗下定决心要赢得这项“瓶颈”技术!1961年冬天,34岁的陈吴均被任命为中国第一个流化催化裂化装置的设计师。他在工厂里生活和吃饭,经常一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消化数据,分析和计算,比较和演示,他的脑子里充满了数据和计划。经过艰苦的研究,1965年5月5日,当第一缕阳光清晨扫过地平线时,位于抚顺第二石油厂南端的60万吨/年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呈现出钢铁般的强烈外观。这种自行开发、自行设计、自行建造的装置一次成功投产,推动中国炼油技术一举跨越20年,接近当时世界先进水平,扭转了中国对“外油”的被动依赖,被誉为新中国炼油行业的第一朵“金花”。

只有把自己的未来和命运与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和命运紧密联系起来,把自己的奋斗融入时代的潮流,才能在生活中写下一个清晰的篇章,实现造福国家和人民的非凡事业。跟随陈吴均的脚步,我们会发现他强烈的爱国主义和爱国主义一直是支撑他创新和奉献的强大精神力量。

敢于做第一人,敢于爬山,在炼油工业领域创造许多第一。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推动力。科学技术的每一步进步都将导致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中国石油石化工业在技术创新中不断成长。

1969年底,根据国家需要,陈吴均随石油工业部抚顺设计院迁至位于豫西山区的洛阳市益阳县彰武乡竹园沟,并在洛阳扎根50年。他密切关注世界炼油技术的发展,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如何发展适合中国国情的低成本高效率炼油技术。为了加工更多的大庆原油,陈吴均和他的同事绞尽脑汁在一个临时的托盘房里开发了一个蒸馏催化裂化装置。在他们的反复努力下,1972年,一套名为“一顶两顶”的设备在锦州成功投入试运行。

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陈吴均光荣地参加了会议,受到了表扬。“邓小平同志说,今后我们应该主动掌握科学技术,做我们的后勤部长。这句话让我觉得科学的春天来了。”陈吴均

正是本着这一信念,陈吴均坚持奋斗和创新,做出了一系列开拓性的贡献。1978年,在他的指导下设计的中国第一套快速床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乌鲁木齐炼油厂成功投产,第一套120万吨/年全提升管流化催化裂化装置在浙江镇海炼油厂成功投产。1982年,根据陈吴均提出的技术方案建成的兰州炼油厂50万吨/年同轴催化裂化装置投入运行,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和国家优秀设计金奖。1985年,由“六五”课题组组长陈吴均设计指导的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周年常压渣油催化裂化技术在石家庄炼油厂实现工业化。该技术于1987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1989年,陈吴均设计的100万吨/年同轴结构、高效再生的催化裂化装置在上海炼油厂建成投产。该技术于1994年获得中国第一个催化裂化工程技术领域的发明专利。

“鱼与熊掌并重”是陈吴均在科学研究道路上的不懈追求。当时,上海炼油厂正准备建造一个新的催化裂化装置。炼油厂的总工程师对陈吴均说:“我想要你的同轴型,我也想要烧焦的油箱。”“同轴”是指炼油装置的核心设备反应器直接放置在再生器上,就像“金字塔”一样。“烧焦罐”是一种高效的再生技术。这个看似开玩笑的请求突然点燃了陈吴均的灵感。他开始查阅大量国外技术资料,组织了大量实验,最终在上海炼油厂实现了两种技术的完美结合。1990年,当该装置的模型在北京国际博览会上亮相时,来自世界各地的专家立即予以关注,并称赞其为“现代科技与审美艺术的结合,智慧与意志的结晶”。

由于陈吴均等几代石油石化工人的创新和不懈努力,中国的炼油能力已位居世界第二,催化裂化技术从贫瘠走向辉煌,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强大催化裂化国家。流化催化裂化技术为我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关键核心技术不应该出现、购买或乞求。只有我们下定决心独立创新,创新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回顾陈吴均的先进事迹,创新精神贯穿于他的奋斗历程,是他一生中最辉煌的背景。

最美好的生活是老人放下负担,退休后奋斗30多年的生活。退休后,陈吴均坚持科学家的责任和义务,不断推动中国能源工业的科技创新和发展。这位老人一直怀有通过科学技术为国家服务的梦想,站在科学技术创新的最前沿,从未停止过。

"只要我的健康允许,我将继续工作。"1990年,陈吴均自愿辞去中石化洛阳工程公司经理职务。许多人认为他应该退休,享受一份好运气,但他正在考虑的是他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国家石化工业的发展。他将多年积累的技术数据分类成卷,精心挑选工业实践中的典型案例和数据,逐一核对分析,并在两年内写了一本书《催化裂化工艺与工程》,于1995年正式出版。2015年5月,该书第三版出版。20多年来,该书为从事催化裂化工业的技术人员搭建了理论研究与生产实践之间的桥梁,受到广泛好评。

科学家的眼睛永远在前方。为了促进中国能源资源的可持续发展,确保国家能源安全,从1997年开始,陈俊军事指挥官的研究方向转向国家石油替代战略。与大连化学研究所合作

2006年2月,春节刚过,陈吴均办公室的电话响了:甲醇制低碳烯烃的测试点有一个问题,由于催化剂磨损,测试无法正常进行。他急忙赶到现场检查电脑测试数据。他二话没说,穿上工作服,迅速爬上几十米高的反应堆平台,检查设备的运行情况。十几层楼高的平台上,年轻人气喘吁吁地爬了上去,这位将近80岁的老人,竟然一口气爬了上去!在场的每个人都很震惊。陈吴均经常警告每个人:“从事工程设计的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在现场工作,就不会做得很好。”在他的指导和指导下,技术人员必须在每个地点做两件事:钻两个反应堆(反应堆和再生器,炼油装置的核心设备),爬上塔,仔细观察每个设备和每个管道。

“我们需要更加开放,从宏观和全球角度理解能源问题。”80多岁的陈吴均把目光转向了全球气候变化和碳排放的新领域。他广泛收集数据,堆积的印刷数据超过了他的身高。他说:“科学家有责任学习过去不熟悉的知识,并试图提出一些对国家和整体形势有益的论点和建议。”自2011年以来,陈吴均和他的同事们联合发表了十多篇关于中国碳减排战略的论文,并花了三年时间撰写了一篇24万字的专论《中国中长期碳减排战略目标研究》。2015年5月,中国科学院邀请陈吴均参加在象山举行的气候变化研讨会。他的学术报告引起了气象专家和国家有关部门的注意。

“只有当我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别人站在我的肩膀上,创新才能被驱动。”今天,92岁的陈吴均的胸部仍然燃烧着激情,充满了计划。“虽然退休后我又工作了30年,但我感觉不到自己赢得了很多荣誉,所以我应该休息一下。我将继续思考,并在未来继续工作。”

陈吴均退休后30年的实践向我们证明,奋斗的生活是幸福的生活,奋斗的人是精神上最富有的人。

对名利漠不关心,愿意做别人的梯子,为国家精心培养高水平的石油石化专家

“我是共产主义者,所以我必须说奉献,而不是特别的”回顾他的一生,这位与共和国一起成长了70年的科学家喜欢用数学公式来看待自己:“奉献少于索取,生活是暗淡的;给予等于索取,生活平淡无奇。给予多于索取,生活是辉煌的!”

陈吴均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做了惊天动地的事情”,在他的生活中“是个无名之辈”。根据政策,他可以享受很多待遇,但他对自己要求严格,从不假装是院士,过着简朴的生活。近20年来,他坚持步行去上班,并去其他地方出差。他经常仔细计算以节省交通费和住宿费。

2006年的一天,将近80岁的陈吴均路过石家庄,打算去看望一位多年不见的老同事。他觉得这是他自己的私事,特别要求不要打扰任何人。这位老同事一再敦促:“我们的生活区离火车站有25公里,道路不好。每小时只有一辆公共汽车。让工厂派辆车来接你。在你这个年纪,我一个人坐公共汽车不自在。”然而,他庄严地密封了密码,并说,“永远不要告诉他们,否则我不会去。”就这样,从石家庄火车站,陈吴均甚至等着并坐了一辆公共汽车。他花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他老同事的家。第二天,他悄悄地踏上了归途。他的学生回忆过去,动情地说,“他离开后,我们感到特别内疚。作为学生和年轻一代,照顾他是对的。但他总是害怕影响企业和我们的工作。”他用他的言行来教我们如何变得简单。

2010年,80多岁的陈吴均率先在郑州大学化学工程与能源学院建立了河南省石油补充与替代能源研究院士工作站,指导生物燃料的研究与示范团队。他多次在郑州大学讲课,同时对该研究给予了认真的指导

他很乐意把一生都奉献给科学研究,并无私地给学生上课以消除疑虑。陈吴均毫无保留地把他半个多世纪探索积累的经验传给了下面的人。在他的直接推动下,从1992年起,中石化第一届催化裂化高级研讨会正式开幕。在挑选学生时,陈吴均建议在石化行业工作5年以上的高级工程师,无论年龄或企业,都可以参加入学考试。与他非常规的招聘要求不同的是他严格的教学方法。他每天给学生们做非公开讲座和临时抱佛脚。他绝对不被允许在课堂上互相交谈,更不用说漏掉数字了。甚至课后看电视也成了一种奢侈。经过深入细致的学习后,学生们回到了各自的工作岗位,他为每个学生定制了一个“大作业”(big assignment),每个学生都有大量的问题和一年多的时间,这是为企业设备的特点量身定做的。平均来说,每个学生完成了200多页的作业,陈吴均逐行逐词地批改。他要求他必须对每个学生负责,不允许自己为国家和企业培养半成品。

从那以后,第二次和第三次培训课程相继举办,第三次前后持续了10年。这种结合企业实际情况和设备特点的教学方法,使学生终身受益,为国家石化行业培养了一批人才。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大多数接受过“大作业”磨练的学员已经从普通的一线技术人员成长为技术领导者。他们中的许多人已经成为石油石化行业的杰出专家,有些人还在企业中占据了领导地位。今天,粗略计算一下,这些学员负责的80多个项目每年创造了60多亿元的收入。

陈吴均的生活并不充满数据、公式和模型。还有文学、音乐、体育和旅游,以及其他诗歌和遥远的地方。他特别喜欢古诗,喜欢什么时候写就什么时候写:“四十多岁的老人回忆起他们的一生,如果他们渴望年轻,就有办法。旧天空不明朗,小船又开始航行了。”他经常听贝多芬和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喜欢看足球、排球和乒乓球比赛。谈到旅行,陈吴均说:“我一直有一个坐火车环游全国的计划。”今年9月底,他参观了位于中央电视台37楼的“天眼”。许多人恐高,不敢去那里。然而,他微笑着甩开周围的人,张开双臂轻轻地走过玻璃。这位92岁的老人身体柔韧,精力充沛,头脑年轻而勇敢,令人钦佩。

如果催化裂化有感情,陈吴均的感情与催化裂化的反应过程非常相似。在催化裂化反应过程中,众多微小的催化剂成群结队地涌向原料,在不到3秒钟的时间内完成化学反应,将原料转化为优良的产品,从而牺牲了它们所有的活性。失活的催化剂放入再生器中,在700℃下长时间煅烧以恢复其活性。然后匆忙做出下一个反应。这些微小的催化剂充满了牺牲,即使它们被粉碎,它们也必须完成使命。

秘书长习近平指出:“科学没有国界;科学家有他们的祖国。广大科技人员要牢固树立科技创新、服务国家、造福人民的思想,把科技成果应用于国家现代化的伟大事业,把人生理想融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的斗争中。”历经70年的沉浮,陈吴均始终与国家的发展产生共鸣,为国家石油石化工业的发展贡献了他的全部努力和才能。经过多年的沉淀,他的家庭和国家感情变得越来越深厚,经过实践检验也越来越灿烂。在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我们应该以陈吴均为例,陶冶我们的家国情怀,磨砺我们的奋斗意志,弘扬科学创新精神,弘扬道德品质

下一条: 高原特色农业的“触电”嬗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