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路新闻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刚刚,徐翔现场反转,情绪激动,同意离婚!


文章作者:www.mhgoebel.com 发布时间:2019-09-21 点击:1199



  私募工厂昨天我要分享

  厂长的话

  相识于98年,相恋于00年,结婚于04年。。。徐翔与应莹的水晶婚终于走向最后的破灭。从当初的锒铛入狱到现今的妻离子散,一代传奇沦落至此,让人唏嘘不已。但爱能舍、婚好离,可彼此纠缠的210亿却是难舍难离。十月之后,落难夫妻于公堂两边遥向对望,是泪眼婆娑,还是相对无言呢?

  

  对簿公堂

  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

  8月28日,嘴里念着苏东坡的送行诗词,应莹再次踏上青岛的土地。。。从4月到8月底,从04年到19年,应莹用四个月的时间来到丈夫的监狱前,并为这个风霜十五载的长旅烫下人生句点。

  今天(8月29日)上午8点45分,应莹与代理律师双双进入青岛市监狱。。。两个小时后,两人结伴而出,但苦侯已久的媒体没有获得想要的答案。应莹的律师表示,“今天没有结果,大家下午也不用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贵为“私募一嫂”,但应莹本人却是首次在公共场合露面。不施粉黛、轻装上阵的她略显轻松,甚至还有些笑意。

  

  到了中午时分,应莹在微博上公开发声,表示自己从去年十月起是第一次见到徐翔。她再三强调对孩子的抚养权的争取,及对财产合理切割的诉求:

  

  而就在刚刚,更多的细节被透露出来。徐翔妻子应莹在接受某公司采访回应称:徐翔律师在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并要求孩子抚养权。。。但当法官问到徐翔的时候,徐翔情绪激动,回答了两个字:同意,并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据了解,徐翔和律师在本周三时有过见面,两人的意见相左,究竟是“传达错误”还是“一时激动”尚不得知。

  有意思的是,该媒体还问到了坊间流传的“炒股秘籍”一事,应莹称徐翔对失败的交易有总结,但不是系统的记录,没有所谓的“厚厚的一本笔记本”。。。尤其现在孩子还小,没有看过,而自己也没能力去讲述这些东西。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回到今年4月,低调许久的徐翔之妻应莹突然发声,决定与狱中的丈夫来个了断:

  

  没有第三者的诱惑背叛,也不是七年之痒的无疾而终,在应莹诉状的字里行间,压垮婚姻的只是生活的无奈。

  在丈夫锒铛入狱的这两年里,应莹的日子过得极为艰难。

  “没有工作,独自抚养孩子,经济全靠朋友资助,甚至还不得不靠租房来度日”。。。在父母家人的责难、亲朋好友的非议和社会舆论的重压之下,股神夫人的光环已然变形,成为她避之不及的枷锁。

  在纸面上,“夫妻感情失和”是其诉讼离婚的筹码,而根据法律,在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认定里,“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涉违法犯罪的”,都可视作是夫妻感情失和的有力证明。

  当时厂长就曾断言,应莹的胜算很大。而在随后七夕节里,应莹开通了自己的公微博,发出了“苍天在上,我要离婚”的呐喊。

  

  和此前模糊不清的“感情失和”所不同,应莹此次的写作思路非常清晰,她将大众纠结已久的核心矛盾公之于众,指名道姓地要求青岛法院“尽快分离财产”,并直言财产甄别是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难舍难离的210亿

  厂长此前多次提过徐翔资产的分离问题,这次我们再做个简单的回顾:

  要说清这点,我们还得先搞明白徐翔到底有多少钱?

  2015年11月,徐翔于杭州湾大桥被捕。。。消失整整一年后,法院宣判其“操纵市场”罪名成立,不但自己锒铛入狱,90多亿的违法所得全数没收,还被重罚了110亿元的罚金。

  而根据当事人应莹的说法,当时被查封的家庭资产规模达到了210亿,虽然账目上正好能对上,但这200多亿,并非都是徐翔自己的个人财产。

  这么说吧,200多亿资产,90亿属于非法所得,已被划扣;剩余的130亿均为与“案件无关的个人合法财产”,已被冻结。这其中不但有徐翔夫妇的共同财产,还有其父母子嗣、乃至泽熙的公司资产。

  

  而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巨额罚金是对罪犯个人进行的处罚,它属于个人债务而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换言之,相关部门要先分清楚这130亿里的财产归属问题,然后再从徐翔的部分里做罚金扣除。

  应莹此次之所以“苦苦相逼”,也正是相关财产甄别进程太慢的缘故。

  但话又说回来,即便借道离婚,应莹的这出“曲线救国”也未必能够如意。

  这其中涉及到“先刑后民”的优先级,还有其他民事案件的浑水。。。尤其根据徐母的说法,徐翔17岁炒股的“启动资金”都是她借的,这母子、父子俩的这笔帐,到底要怎么算得清楚呢?

  

  技术性离婚?

  都说爱情如饮水,冷暖自知,但厂长此前也曾揣测过,应莹通过“技术性离婚”,为股神解冻启动资金的可能。

  不说别的,以徐翔的头脑和江湖地位,这样的结局完全是有可能的。

  今年5月的时候,徐翔所持的诸多“概念股”曾有过一波声势浩大的浪潮。就以其中的康强电子为例,它曾于五月暴涨116%,让徐翔在狱中躺赚到了2个多亿的浮盈。

  

  当时坊间曾有一片骚动,甚至还传出“白大褂”提前出狱的消息。

  而在实际上,诸多泽熙余党仍然集中在徐翔自己的大本营里:鲁勇志,严鹏,张冰等“八大金刚”仍在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公司身兼要职。。。假以时日,等掌门人重归故里,到时只需按部就班,东山再起犹未可知。

  由此可见,市场没有忘记“徐翔”,而徐翔也没忘记市场。

  在回忆徐翔其人时,应莹曾这样说到——“不管有多少钱,徐翔一直还是徐翔。他进入股市的23年里,只休息过两天,非交易时间,不是在复盘就是在和其他人聊投资,不舍昼夜”。

  听说徐翔在“里面”,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听新闻联播,及翻阅那些投资类的书籍。

  现在看来,徐翔的婚姻已经到了止损的时候,可徐翔的这出“人生抄底”,可能才要拉开序幕。

  收藏举报投诉

  厂长的话

  相识于98年,相恋于00年,结婚于04年。。。徐翔与应莹的水晶婚终于走向最后的破灭。从当初的锒铛入狱到现今的妻离子散,一代传奇沦落至此,让人唏嘘不已。但爱能舍、婚好离,可彼此纠缠的210亿却是难舍难离。十月之后,落难夫妻于公堂两边遥向对望,是泪眼婆娑,还是相对无言呢?

  

  对簿公堂

  人生如逆旅,我亦如行人。

  8月28日,嘴里念着苏东坡的送行诗词,应莹再次踏上青岛的土地。。。从4月到8月底,从04年到19年,应莹用四个月的时间来到丈夫的监狱前,并为这个风霜十五载的长旅烫下人生句点。

  今天(8月29日)上午8点45分,应莹与代理律师双双进入青岛市监狱。。。两个小时后,两人结伴而出,但苦侯已久的媒体没有获得想要的答案。应莹的律师表示,“今天没有结果,大家下午也不用来了。”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贵为“私募一嫂”,但应莹本人却是首次在公共场合露面。不施粉黛、轻装上阵的她略显轻松,甚至还有些笑意。

  

  到了中午时分,应莹在微博上公开发声,表示自己从去年十月起是第一次见到徐翔。她再三强调对孩子的抚养权的争取,及对财产合理切割的诉求:

  

  而就在刚刚,更多的细节被透露出来。徐翔妻子应莹在接受某公司采访回应称:徐翔律师在庭上表示不同意离婚,并要求孩子抚养权。。。但当法官问到徐翔的时候,徐翔情绪激动,回答了两个字:同意,并放弃孩子的抚养权。

  据了解,徐翔和律师在本周三时有过见面,两人的意见相左,究竟是“传达错误”还是“一时激动”尚不得知。

  有意思的是,该媒体还问到了坊间流传的“炒股秘籍”一事,应莹称徐翔对失败的交易有总结,但不是系统的记录,没有所谓的“厚厚的一本笔记本”。。。尤其现在孩子还小,没有看过,而自己也没能力去讲述这些东西。

  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回到今年4月,低调许久的徐翔之妻应莹突然发声,决定与狱中的丈夫来个了断:

  

  没有第三者的诱惑背叛,也不是七年之痒的无疾而终,在应莹诉状的字里行间,压垮婚姻的只是生活的无奈。

  在丈夫锒铛入狱的这两年里,应莹的日子过得极为艰难。

  “没有工作,独自抚养孩子,经济全靠朋友资助,甚至还不得不靠租房来度日”。。。在父母家人的责难、亲朋好友的非议和社会舆论的重压之下,股神夫人的光环已然变形,成为她避之不及的枷锁。

  在纸面上,“夫妻感情失和”是其诉讼离婚的筹码,而根据法律,在夫妻感情是否破裂的认定里,“一方被依法判处长期徒刑或涉违法犯罪的”,都可视作是夫妻感情失和的有力证明。

  当时厂长就曾断言,应莹的胜算很大。而在随后七夕节里,应莹开通了自己的公微博,发出了“苍天在上,我要离婚”的呐喊。

  

  和此前模糊不清的“感情失和”所不同,应莹此次的写作思路非常清晰,她将大众纠结已久的核心矛盾公之于众,指名道姓地要求青岛法院“尽快分离财产”,并直言财产甄别是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难舍难离的210亿

  厂长此前多次提过徐翔资产的分离问题,这次我们再做个简单的回顾:

  要说清这点,我们还得先搞明白徐翔到底有多少钱?

  2015年11月,徐翔于杭州湾大桥被捕。。。消失整整一年后,法院宣判其“操纵市场”罪名成立,不但自己锒铛入狱,90多亿的违法所得全数没收,还被重罚了110亿元的罚金。

  而根据当事人应莹的说法,当时被查封的家庭资产规模达到了210亿,虽然账目上正好能对上,但这200多亿,并非都是徐翔自己的个人财产。

  这么说吧,200多亿资产,90亿属于非法所得,已被划扣;剩余的130亿均为与“案件无关的个人合法财产”,已被冻结。这其中不但有徐翔夫妇的共同财产,还有其父母子嗣、乃至泽熙的公司资产。

  

  而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巨额罚金是对罪犯个人进行的处罚,它属于个人债务而不是夫妻共同债务。换言之,相关部门要先分清楚这130亿里的财产归属问题,然后再从徐翔的部分里做罚金扣除。

  应莹此次之所以“苦苦相逼”,也正是相关财产甄别进程太慢的缘故。

  但话又说回来,即便借道离婚,应莹的这出“曲线救国”也未必能够如意。

  这其中涉及到“先刑后民”的优先级,还有其他民事案件的浑水。。。尤其根据徐母的说法,徐翔17岁炒股的“启动资金”都是她借的,这母子、父子俩的这笔帐,到底要怎么算得清楚呢?

  

  技术性离婚?

  都说爱情如饮水,冷暖自知,但厂长此前也曾揣测过,应莹通过“技术性离婚”,为股神解冻启动资金的可能。

  不说别的,以徐翔的头脑和江湖地位,这样的结局完全是有可能的。

  今年5月的时候,徐翔所持的诸多“概念股”曾有过一波声势浩大的浪潮。就以其中的康强电子为例,它曾于五月暴涨116%,让徐翔在狱中躺赚到了2个多亿的浮盈。

  

  当时坊间曾有一片骚动,甚至还传出“白大褂”提前出狱的消息。

  而在实际上,诸多泽熙余党仍然集中在徐翔自己的大本营里:鲁勇志,严鹏,张冰等“八大金刚”仍在大恒科技、宁波中百等公司身兼要职。。。假以时日,等掌门人重归故里,到时只需按部就班,东山再起犹未可知。

  由此可见,市场没有忘记“徐翔”,而徐翔也没忘记市场。

  在回忆徐翔其人时,应莹曾这样说到——“不管有多少钱,徐翔一直还是徐翔。他进入股市的23年里,只休息过两天,非交易时间,不是在复盘就是在和其他人聊投资,不舍昼夜”。

  听说徐翔在“里面”,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听新闻联播,及翻阅那些投资类的书籍。

  现在看来,徐翔的婚姻已经到了止损的时候,可徐翔的这出“人生抄底”,可能才要拉开序幕。

达到当天最大量

澳门美高梅手机版

下一条: 美国男篮合照出炉:70岁波波站着,塔图姆坐在边缘,C位竟然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