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乐路新闻网
国际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际新闻 >> 正文

北大补录贫困县考生之后,让我们说出心里的“害怕”


文章作者:www.mhgoebel.com 发布时间:2019-08-24 点击:826



  网络新闻联播2天前我要分享

  北大决定补录已退档的两位河南考生。两位学子的命运将由此改变,改变他们命运的是舆论,但我们都知道,舆论更关心的其实是北大。

  假如换一所大学,同样的事情引起的议论、解读肯定不太一样。北大之所以特殊,似乎也不仅仅在于其“一流学府”、“顶尖名校”的身份。我总觉得,当人们看到“北大”这两个字的时候,内心会生出一些异样的情愫。

  一些好事与北大有关时,人们会欣慰“北大理当如此”;一些坏事与北大有关时,人们会失望“北大怎能如此”?这种欣慰和失望都是北大独有的待遇。对北大校友来说,不幸的是,引发围观的坏事总比好事多。

  国人对北大的期许到底是什么呢?

  请允许我兜个圈子,先说说我自己。眨眼从北大毕业都整十年了,但我依然清楚地记着,高考后填志愿时班主任的那副表情。以我的名次,清华和北大都勉强能上,班主任不知为何希望我报清华,但我却说“我只想上北大”。班主任起初有点不解,很快便恍然大悟,“你适合去北大”。他的表情使我知道,他必然是回忆起了我往日的种种顽劣表现,认定了我会与贴着“自由”标签的北大“臭味相投”。

  其实,“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从来都不是正式的北大校训。不过我当时对北大确实心生执念已久,只是早已记不起种子是何时何地种下的。但我还记得进入燕园之后,我对北大人的失望。

  那时我是个中二少年,满脑子天马行空、大而不当的想法。我本以为校园里应该到处都是我的同类,却发现大家的奋斗目标都好实际。比如很多人从大一就开始考虑出国,学英语、攒绩点,步步为营。怎么没人关心我想要关心的“大事”呢?大家都在务实,似乎只有我一个人以“务虚”为业。我心想,这可以是任何一所大学,但不应该是北大。

  我后来知道,是自己想多了。现实中的北大和传说中的北大从来都不是同一个事物。真实的北大没有多少梦的色彩,它是大环境下的一个平凡的小环境,难以承受外界的过高期许。但我在幻灭之后又发现了新的现实——我并不是真的孤独。

鱼,也会从水面跃起。”

  传说中的北大不仅存在于北大人心中,也存在于围观者的心中。人们本以为北大应该超乎寻常的好,却发现北大连寻常标准都没有达到时,便会生出巨大的义愤。一所聪明的北大应该意识到,义愤背后正是巨大的褒奖。人们在乎北大,才会害怕北大“变坏”。

  北大早已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风向标,其地位主要来源于历史,但历史的触角早已伸进了现实。中国没有第二所大学像北大一样,自身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得这么紧密。中国也没有第二所大学像北大一样,那么容易牵动人们的情感,激发人们的想象。

  所以当人们就北大的一桩桩“小事”做出一篇篇“大文章”的时候,不能怪他们用情过度。比如北大退档贫困县一事,在公众眼里就不仅仅是招生自主权的问题,而关乎北大对于规则的态度,北大所代表的“精英”对于贫困县所代表的“底层”的态度。北大应该意识到,大众义愤的背后正是巨大的褒奖。人们在乎北大,才会害怕北大“变坏”。

  往期回顾

  范思哲道歉

  “孩子,头盔给你,到我怀里”

  上班族看过来!这些病或将纳入法定职业病

  央视网官方账号

下一条: 看病方便了!中山这家医院实现全国医保异地联网结算